最新资讯

递延所得税、美国税改及财务报告那些事儿

2018年1月5日(周五)下午4:05,德意志银行的一则临时新闻震惊资本市场:“受美国最近颁布的《减税和就业法案》(TCJA)影响,德意志银行对其在美国的递延所得税资产进行了重估,预计2017年第四季度,集团按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(IFRS)》编制的合并财务报表将确认约15亿欧元的非现金税费支出。本次调整反映了联邦税率从35%降至21%后,对德意志银行美国业务影响的预估。” 

股市对此反应迅速:周五当天,尤其是接下来的周一,德意志银行股票被大量抛售,股价也随之下跌约1欧元。

蓝科学院专家分析:根据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(IFRS)》(与《德国商法典》、《美国公认会计准则》),递延所得税必须用未来税率进行计量,即预期转回该递延所得税的适用税率,或从税损结转中获得财务利益而使用的税率。当税率发生变化时,必须对已确认的递延所得税重新计量。因此,对于递延所得税资产,税率降低将导致额外的资产减值,对于递延所得税负债,税率降低则会产生额外利润。

一家公司有未抵扣的税损结转,合并报表显示递延所得税资产39.31亿欧元。是否能够由此推断累计应税亏损额呢?如欲计算,须知所使用的税率,假如税率是35%,该公司的累计应税亏损额为112.31亿欧元。 

但是,如果税率降低后再处理112.31亿欧元的累计应税亏损额,其抵税价值就会减少,经济效益将下降。

如果我们进一步假设税率降低至21%,财务收益会保持在23.59亿,与之前的39.31亿欧元相比,减少了15.72亿欧元。减少的金额是额外的资产减值,并将因此产生递延所得税项费用。


累计应税亏损额

39.31亿欧元/0.35=112.31亿欧元

税率降至21%后的财务收益

112.31亿欧元x0.21=23.59亿欧元

资产减值

39.31亿欧元-23.59亿欧元=15.72亿欧元


等一下,15亿欧元不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德意志银行报告的费用支出吗?对,就是这个数。这并非巧合,因为Carsten Theile教授正是从该行2016年年报第398页的合并资产负债表附注——“递延所得税”中摘取了39.31亿这个数值。 

所以,企业必须报告税损结转金额和未抵扣金额吗?当然,根据《国际会计准则(IAS)》12.81gi规定,必须报告上述金额。这是否意味着你自己也可以直接计算税率降低的影响呢?这就要看情况了。你必须知道过往用于计算未抵扣税损结转的税率,而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》并未要求报告该税率,并且企业也没有义务披露亏损所发生的税收管辖区。

但即使税率已知,外部计算也只能是近似值(在上述例子中,即15.71亿欧元额外减值),这是因为刚刚结束的营业年度也会产生税收影响,而这无法被纳入Carsten Theile教授的计算之中。

德意志银行前期“过度”利用了这15亿欧元,由于税率降低,实际目前手头的税损结转额将减少15亿欧元,因此必须进行额外减值。然而,这是基于德意志银行的管理层持续假设,未来他们仍然可以再次在美国盈利。但是,如果随着时间变化,并未如预期那样获得盈利怎么办呢?那就需要进行额外的资产减值,这会进一步增加损失。一旦管理层和审计公司都不相信未来盈利,我们就要引起警惕,不能低估信号效应的影响。

此类事件过去常常发生。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美国通用汽车在破产前夕发现自己深陷危机,2007年,由于盈利预期变动,通用公司必须为前期的税损结转进行额外减值389亿美元。由此可见,递延所得税项所包含的潜在风险需要得到财务人士的普遍关注。是否应该呼吁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强制规定,财务报表必须披露确认递延税项所使用的税率,以便可大致计算税率降低的影响?

作为财务报表读者,接下来我们可能会看见一张财务报告的附加表,对跨国经营的公司来说,这张表格内容可能十分广泛。Carsten Theile教授关心的问题在于:是否能够评估如此大的信息量呢?他极度怀疑过多报告的效用,以及使用者快速找出重要相关性的能力(税率降低及其影响人群、影响手段等)

尽量使用清晰明了的语言,从而确保报告管理层也看到的风险(和机会),是否真的符合管理会计(多年来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逐步往管理会计方向发展)的利益?Carsten Theile教授认为财务报表的使用者将因此受到一定的指导,并且可能会稍微减轻他们“只见树木不见森林”的危险。

德意志银行在2016年合并资产负债表附注中报告了美国税率变化导致的风险:“最近的美国联邦政府选举结果可能导致税收政策显著变化……企业税率降低可能影响本集团未来的有效税率,同样可能被影响且可能需要重估的还有集团的递延所得税资产。目前仍无法确定德意志银行的财务状况会受到何种具体影响。”

现在,德意志银行并非唯一一家受到美国税改影响的德国公司。Carsten Theile教授在海德堡印刷机械股份公司2016/17企业管理报告(第48页商业报告)中找到了以下声明:

”税率降低使重新估量在美递延所得税资产这件事成为必要选项……降低10%相关税率,将导致递延所得税资产非现金减值约1500万欧元。”你可以从这些报告的语气措辞中作出自己的判断。然而,真正让人震惊的是,海德堡印刷机械股份公司申请并公开了一份敏感性分析,量化了潜在风险。另外,根据参议院(2017年12月18日)和众议院(2017年12月20日)的批准,以及美国总统(2017年12月22日)的签字,《减税和就业法案》于2018年1月1日正式生效。

早在2017年12月22 日,海德堡印刷机械股份公司就发表了一份临时公告:

“在美国两院投票通过大规模的税改立法后,预计美国联邦税率将从现有的35%降至21%……因此,有必要重新评估已资本化的递延所得税。

从目前来看,这需要对2017/2018财年(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)的合并财务报表中约2500万欧元的递延所得税资产进行一次性非现金的价值调整,这将导致相应税费支出,从而对税后利润产生负面影响。”

与《德国商法典》规定的财务报告制度不同,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》中的财务报告,必须将税损结转确认为递延所得税项,前提是税损结转未来会被抵扣并产生利润。这一先决条件要求管理层做出预测,由于预测存在激进或保守的巨大差异,因此会影响会计政策。

蒂森克虏伯集团,众所周知财务状况不佳,在2016/17(第206页)年报中披露37.07亿税损结转,却无任何已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。这是否意味着蒂森克虏伯集团管理层表现保守?也许吧。至少从会计的角度来看,这里没有对未来盈利能力的改善做任何事前假设,相反,留下了令人惊喜的余地。

这就像某种经验法则:每一处资产都伴随着风险,有时多,有时少。当人们发现已确认资产出现风险苗头时,用最清晰明了的条款告知所有财务报告使用者(投资人、客户、供应商)相关信息是有好处的,这同样适用于风险发生时,快速响应的临时声明也受欢迎。在Carsten Theile教授看来,这些仍有改善空间。

站内搜索